關於部落格
木工
  • 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贊比亞白人總統稱不喜歡南非

資料圖片:斯科特   人物簡介   蓋伊·斯科特,1944年生於贊比亞。曾留學英國,早年經商,從政後曾任議員、部長等職,2011年任副總統,2014年10月任代總統。   非洲中南部國家贊比亞有1400多萬黑人,只有4萬白人。但代總統斯科特卻是個白人。不久前,時任總統薩塔在英國倫敦病逝,時任副總統斯科特按憲法成為代理總統。在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國家,自1994年南非白人總統德克勒克卸任以來,這還是首次出現白人國家元首,引起媒體濃厚興趣。   “披著白人皮膚的黑人”   在贊比亞,斯科特被不少民眾稱為“披著白人皮膚的黑人”。或者更準確地說,他是一個地道的贊比亞人。   1927年,斯科特的父親亞歷克從蘇格蘭移居贊比亞。13年後,母親格蕾絲從英格蘭移民過來。1944年,斯科特在贊比亞的利文斯頓出生。當時,贊比亞還在英國殖民統治下,被稱為北羅得西亞。1953年,英國人將北羅得西亞和南羅得西亞(今津巴布韋)、尼亞薩蘭(今馬拉維)合併成“中非聯邦”。 斯科特是在南羅得西亞完成的基礎教育。他回憶說:“當年那裡的種族主義問題很嚴重,充斥著‘黑人劣等’之類的‘理論’。我在一個白人學校上學,學校曾經招收了一個印度人,但他被白人家長們聯合起來趕走了。”   幸好,斯科特的家庭很開明。父親亞歷克最初在一家鐵路公司當醫生,後來成了律師,創辦了反對殖民主義政府的報紙,上世紀50年代還曾擔任盧薩卡聯邦議會議員。斯科特在英國劍橋大學取得了經濟學學士學位,與哈蘭德結婚,如今兩子一女在英國,另一兒子在贊比亞工作。   1964年,贊比亞獨立。次年,剛畢業的斯科特進入贊比亞財政部工作,擔任了《東部和中部非洲商業和經濟》的副主編。他知道,贊比亞需要現代化農業,並潛心於這個領域,在1970年創辦了一家農業公司,經營小麥、草莓和淡季蔬菜。後來,他又到劍橋大學學習自動化管理,併在英國薩塞克斯大學獲得認知科學博士學位。1990年,他加入多黨民主運動,當選為國家農業委員會主席,1991年當選為國會議員,隨後被任命為農業、食品和漁業部長。1992年,贊比亞發生“世紀乾旱”,他從海外進口玉米,控制旱情。次年,贊比亞獲得了大豐收,他也贏得了良好的聲譽。   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,斯科特就活躍於政壇。2001年,他加入了贊比亞愛國陣線,10年後成為薩塔的總統選舉搭檔。斯科特是個嚴謹的學者,薩塔則是個“草根英雄”,但兩人交情深厚,攜手將愛國陣線發展壯大。斯科特說:“薩塔很聰明,他知道人們往往把他看成一個種族主義者,因為他在涉及種族的問題上說話很‘粗’。他曾經問我:‘如果你不是白人,你會幹什麼?’我說:‘當總統?’他就閉嘴了。”   在媒體面前敢說話   2011年9月29日,斯科特就任贊比亞副總統。他公開把薩塔稱為“老闆”。他說:“很多人想讓我下臺,不過薩塔一直力挺我。”今年6月,薩塔去以色列療養。記者問斯科特,薩塔是不是去治療癌症。斯科特說:“我不是醫生,沒跟他結婚,也不和他住在一起,我不知道他能活多久。”薩塔去世後,記者問斯科特:“總統有沒有對你交代,他希望你接任總統?”斯科特說,“老闆”去世前幾天跟自己通過話,並說:“他表示很高興我在那裡,如果需要就接管吧。”他還直言自己當代總統的感覺:“人人都開始習慣叫我‘閣下’,還有一大堆騎著摩托車的家伙跟著我。我也開始習慣了。”   媒體喜歡敢說話的政客。2013年,他接受採訪時說,“南非人是落後的”,他不喜歡南非,原因“就像拉丁美洲不喜歡美國一樣”。他甚至說,金磚國家(BRICS)中的那個S不是代表南非(South Africa),而是“整個非洲”。南非媒體解讀他的心態稱,在南非人民進行反種族隔離鬥爭期間,非洲國家給了很多支持,贊比亞是南非執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海外總部的所在地,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。南非應該感謝贊比亞。斯科特可能覺得南非表達的感激不夠,所以“討厭南非”。   斯科特也不喜歡鄰國津巴布韋的“本土化”政策。這一政策要求一定規模的外資企業將控股權交給津巴布韋人,以此保護黑人權益。而薩塔和斯科特執政期間,贊比亞對被津巴布韋“趕出來”的白人表示歡迎。但說到津巴布韋的老總統穆加貝,斯科特倒是很客氣:“他是個有趣的家伙。有時候他看起來好像在打盹,但忽然為一個笑話大笑起來。他也喜歡英國的東西,總是用英語演講,用英制的重量單位。他曾經是個老師,教會自己所有這些東西。”   非洲後殖民時代的分水嶺   斯科特曾說,贊比亞人是懷舊的,當然他們懷念的不是種族壓迫,而是殖民地時期的生活水平。他說:“當你去醫院的時候,有藥可用;當你去學校的時候,有書可讀;當你去商店的時候,有物可買。”這引起了一些非議。但斯科特說:“我一直覺得,贊比亞已經走出了後殖民時代。人們的思想已經變化,他們不再坐在後排,想著殖民主義錯在哪裡。”言下之意,贊比亞人已能夠放下種族紛爭包袱而“向前看”。   外界對斯科特當上國家元首,議論紛紛。有人說他的任命是非洲後殖民時代的一個分水嶺,甚至將他和奧巴馬當上美國總統相提並論,說這都是少數族裔突破種族界限的成功。也有人說,斯科特因膚色而成為關註的焦點,這表明非洲和世界還沒有超越種族主義政治。   在贊比亞國內,圍繞斯科特的爭議則與膚色無關,爭議焦點是誰該繼承總統大位。薩塔去倫敦治病前任命了國防部長兼司法部長倫古為代總統,他去世當日,斯科特要求倫古交權被拒。10月29日,贊比亞內閣通過了任命斯科特為代總統的決定。但仍有人反對,稱斯科特的父母都是外籍,根據憲法,斯科特不能競選總統。按照贊比亞憲法的規定,新總統選舉將在90天內舉行。11月3日,斯科特突然解除倫古的職務。由於倫古是熱門的總統侯選人,此舉引發贊國內大規模抗議。斯科特次日又撤銷瞭解職決定,沒有給出任何原因。有人說,這是斯科特“試水”總統競選。不過,無論他能否參選,他已經創造了歷史。用他自己的話說,他是“非洲第一位民主政府的白人總統”。(原標題:斯科特,黑人國度的白總統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