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木工
  • 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“約炮”考題,會不會變成扯謊大賽

  四川師範大學一位老師給自己的學生出了道石破天驚的期末考題——如何看待大學生約炮。   大學生如何看待約炮的,我們不知道,但大家如何看待約炮考題的,排山倒海一樣的口水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。這個考題雖然看起來很猛,屬於越了雷池、突破社會禁忌的那一種,可不能否認,它還是有一定現實意義的。大學生價值觀還未成熟,人生閱歷少,容易被社會上的各種事物迷惑,也容易對錯不分、是非不分。不只大學生,恐怕我們每個人都會碰到類似的命題,是啊,你如何看待約炮呢?你如何看待婚外情,如何看待未婚同居?你可以發現,在一些是非很明白的問題上,其實迷茫的人並不少。老師們大可不必為出了這樣一道考題惴惴不安。   探討性的話題無須扣上道德審判的高帽子。問題很敏感,但學術沒有禁忌,學術可以討論美好,也可能討論醜惡,不能給學術劃禁區,何況這是“大學生性文明與性健康”這一課程的期末試題。學術就應該有直面社會問題的勇氣,而不是逃避問題,躲進象牙塔內自娛自樂。   出題老師稱這是旨在引導大學生從性道德、性文明等角度反思該行為。道理大家都懂,不約的人知道,約的人也知道,但光用對錯無法解釋約炮這種現象的發生。很顯然,一個反思,還不足以解釋人類行為的複雜性。你能說人類最原始的欲望就是錯的,性就是有罪的嗎?開放式的討論,答案也必須是開放式的,預設前提預設答案只會讓討論失去意義,而無法讓人腦洞大開。題目引發的波瀾是意料之中的事,但手握評判權的老師如何去面對這些爭議卻讓人很沒有把握。最不願意看到的是想的和做的不一樣,公開宣稱的和私底下講講的不一樣,這不是認真做學問而是用科學作偽裝。   所以,在你準備另闢蹊徑,試圖在教育里搞點不一樣的花樣時,還得問問自己有沒有準備好接受這些可能很不一樣的答案。約炮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對與錯的問題,如果是這樣,佈置一個對錯題就行了,沒必要搞個長篇大論式的作文題。那麼如果說可以接受的人,你準備給幾分;說可以理解的人你給幾分;說樂此不疲的人,你又給幾分?還是凡是站在反對的反面的,你一律給零分?   不會有人傻到考試時拿價值觀這樣的大是大非問題來冒險的,考卷上得來的答案很有可能並不是內心的真實想法。這就像在高考的考場上,沒有人會去質疑那些已經蓋棺定論的東西一樣,除了個別腦殘型的,你見過幾篇高考作文沒有一個光明的尾巴的?學生的社會經驗不足,但什麼場合說什麼話這些道理還是懂的。   如果旨在引導學生思考的題目,最後演變為一場扯謊大賽,我一點都不奇怪。當你試圖還原人性的掙扎時,你就得做好準備迎接那些陰暗、那些不堪,否則就會走向反面,讓大家變著法子偽裝自己。   對教育來說,關鍵不是你考了什麼,而是你以什麼樣的標準評價答案,你總是預設立場,就不可能鼓勵被考者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。一個對答案沒有包容心的社會,也不能指望有百家爭鳴的出現。   (原標題:“約炮”考題,會不會變成扯謊大賽)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